民俗 遗产 民族

“非遗”宣言:用一辈子来守护巴里坤传统文化

2015-5-12 00:00| 发布者: 新疆非遗| 查看: 168| 评论: 0

摘要: “乡村记者”的“非遗”宣言牛顺清:用一辈子来守护巴里坤传统文化亚心网讯(记者冉波)无论什么时候,她都以一种充满朝气的模样出现。一头短发,一副黑框眼镜,一身朴素的着装,常常是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。5月初, ...

“乡村记者”的“非遗”宣言

牛顺清:用一辈子来守护巴里坤传统文化

亚心网讯(记者冉波)无论什么时候,她都以一种充满朝气的模样出现。一头短发,一副黑框眼镜,一身朴素的着装,常常是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。

5月初,记者在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见到县文化馆馆长牛顺清。出于对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热爱,18年来牛顺清坚持走村入户,抢救散落和藏匿于民间的即将消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执著的“非遗”发掘人

“其实我也算你的半个同行,只不过我是个专门采集我们巴里坤传统文化的‘乡村记者’。”14日,随着这句话,牛顺清打开了话匣子。

小时候牛顺清家里没有电视,唯一的乐趣就是听老人讲故事。“就好像现在的说书先生一样,边听边沉浸在故事的世界里。”然而,随着时间的流逝,加之当时人们传承和保护的意识不强,巴里坤县很多传统文化渐渐失传。

“巴里坤过去的传统故事,现在就是想听都听不到啊!”回忆起儿时的情景,牛顺清禁不住感慨。这也成了她的一大遗憾。

1998年牛顺清在巴里坤县花园乡当宣传干事,兼任乡广播文化站站长。为了弥补儿时遗憾,尽最大努力保护巴里坤县传统文化,给子孙后代留下丰富多彩的文化遗产。在当广播文化站站长的8年时间里,牛顺清几乎没有一天待在办公室,天天往乡里、村里跑,边组织活动,边了解情况,晚上则回到家整理资料。

每一次下乡,都是一次“寻宝”的历程。一旦发现线索,她会费尽心机去搜寻、发掘,不顾一切。

“组织文化活动既可以丰富老百姓的精神文化生活,同时也可以在活动中发现文化能人,掌握第一手资料。但是有时我也会碰壁。”牛顺清说。

原来,在收集第一手资料的过程中,很多基层文化能人,虽然愿意在公众面前表演,但却不愿将技艺轻易告诉别人。当牛顺清找上门,讲明来意时,迎接她的常常是冷脸和闭门羹。也许是骨子里不服输的性格吧,牛顺清会天天堵在他们家门口,苦口婆心地劝说。劝不动“主要人物”,就去游说他们的父母、孩子,只要能用上的方法她都会采用。

牛顺清说巴里坤县有很多文化习俗在别的地方已经失传了。比如打春牛:用芨芨草扎一头真牛大小的草牛,“牛”身上一层层糊上泥巴。清明节把草牛抬出去,绕县城巡游一圈,然后用鞭子把“牛”打烂。每家每户拿一块泥巴回家,寓意六畜兴旺。

牛顺清说:“就算碰壁也没事儿,只要能保护好我们巴里坤县的传统文化,我就知足了。”

正是在这股子韧劲的支持下,牛顺清顺利完成了资料的收集,为接下来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提供了第一手材料。

坚定的“非遗”守护者

“巴里坤文化底蕴深厚,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传承,乡村里的‘非遗’很多,聊一聊就会有新发现,”牛顺清站在那些精彩纷呈的非遗展板面前告诉记者,“光靠我一个人的力量,根本不能保护好巴里坤县的传统文化,必须依靠各方力量一起保护。”

2005年,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,要求各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人民政府,国务院各部委、各直属机构认真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工作,建立名录体系,逐步形成有中国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制度。

2005年,牛顺清担任巴里坤县文化馆馆长,并兼任巴里坤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负责人。“保护全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不是个轻松活儿。以前,我就管一个乡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现在管全县的,我得重新来过。”牛顺清说。

白天访,晚上写。牛顺清继续重复着当广播文化站站长时的工作,但是她心甘情愿。对于她来说,抢救濒临灭绝的文化遗产,刻不容缓。

起初文化馆经费紧张,下乡没车。她自己花5000多元钱买了一辆摩托车。一有空,就骑着摩托车奔驰于乡野,记录、摄像、录音,采集大量第一手资料。那时,摩托车油箱小,只能加25元的汽油。如果去远一点的地方就得背一桶油,路上饿了就吃两口随身带的馕,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数年。

在采访过程中,记者看到牛顺清的手掌上有一条很长的伤疤。她告诉记者,一次进山调查,大雨滂沱、山路很滑,她摔倒了,手上摔破一个大口子,血水混合着雨水往下流……从此手上就留下了这道疤。

申遗,是牛顺清最忙的时候,白天忙工作,晚上翻资料,写非遗申报材料,制作影像资料。她曾一周做了20多个纪录片,一夜只睡2个小时。在申报国家级“非遗”项目新疆曲子和阿尤比时,她背着沉重的台式电脑辗转500多公里到乌鲁木齐请专家看资料。

牛顺清说,自己的工作得亏有家人的支持,否则她也不一定能坚持到现在。由于成天忙着下乡,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看电视了,女儿从三年级就开始自己做饭吃。今年她依旧忙碌,既要申报非遗项目,还得出两本关于巴里坤县的非遗精粹书籍。

2006年以来,牛顺清和同事搜集、整理“非遗”保护项目200余项,其中国家级“非遗”1项,自治区级“非遗”5项,地区级“非遗”近20项。

“我会用一辈子来守护巴里坤的传统文化,那是我的幸福。”53岁的牛顺清说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